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 禅画资讯 >>

内容详情

禅蕴美学 神韵艺境

发布人:管理员 时间:2017年09月06日

  佛通禅性,禅蕴美学。禅宗美学家有一个命题:
     为什么,中国画艺术在通古流今的流变中,禅宗之思想、禅宗之理念、禅宗之思维、禅宗之妙悟、禅宗之意境......渗透与浸染其中,则能呈现出一种博深、旷达、幽远、冲淡、简古、清雅、神韵之意境和风貌?
     为什么画家在参禅悟道的绘画创作中,不仅能突破传统艺术理念的局限去拓宽艺境疆域,而且在笔墨语言创新方面,更能表现独特的禅悟和美感?
     当代禅画家延悦认为:禅宗思想,是“涅槃妙心,实相无相”之微妙法门,是一种心灵感悟和睿智心性;禅宗思维,是一种深思博悟、心性审美、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心境;禅宗艺术,是一种品貌博大、意境深邃、境界高远、满目生机的心性之美。从这个意念来说,禅宗之美就是艺术之美的心源,而画家想要不断地寻找这种美的艺术符号,就必须将身心、生命融入和回归自然,回归禅宗,这是禅画家提升艺术品位的通途。
     延悦把“非空妙有、应无所住、而生其心”融入画理,把“回归禅宗”看成是艺术本体的回归,坚持“回归禅宗”对生命本体的濯洗、对禅宗艺术境界的探究、对禅画题材的选择与笔墨的独创。从他的佛禅人物画中,不难看出画家心性的本真表达,他的画既是禅宗之艺术,又是艺术之禅宗,人画合一,物我两忘。
     观延悦画中表现的“达摩”之“佛”、“罗汉之佛”,需以佛禅之心观之。延悦画“佛”,是在无数次悟“禅”、悟“佛”的艺术历练中,从概念之“佛”到心中之“佛”,到生命之“佛”,最终为心追手绘的艺术之“佛”。这“佛”,乃是本体之“佛”,是自然之“佛”,是人性之“佛”,是禅宗艺术最高境界之“佛”。可谓一“佛”一天地,一“佛”一故事,一“佛”一境界,一“佛”一美妙。“佛”到极致,简约极致,空灵极致,美到极致。
     延悦画“佛”,率先颠覆传统画“佛”之笔墨,如:“罗汉系列”人物画,独创水墨写意手法。用一种自制而独特的水墨方法,替代传统的“铁线勾描”,不用匠气十足的线条造型,而是先在纸面局部用水,作“半干”状,笔锋在局部用水后的纸面上作画点线,水与墨在自然渗化的状态下“运动”、挥发,呈现天然渍染、浸润、渗变......这种“无线条”之水墨,产生诸多视觉效果,此处灵感往来,神韵飞动,美感生发。这种自然渗变、水墨写意的笔法,易于表现佛家修关时刻内心所见的“罗汉”之形象,更加生动、灵感、禅味。再如《达摩渡江》《达摩面壁》等,画家采用燥墨写实的笔法和墨法。基于燥墨,铺陈燥墨,依多种笔法反复附加燥墨层面,反复“渲染”,反复积累,浓淡相宜;营造一种空旷、幽深的艺境;表现出禅宗人物画的禅境之美。
   作为禅画艺术家,延悦在整个人生历练和艺术创作过程中,完全观照于禅思妙悟的艺境之中,他的佛禅人物画品,得益于佛禅学养和坚守执着的妙悟,他的禅画始终充溢者佛禅艺术内涵,有着更加厚重的禅宗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。

             作者郜宗远,曾任:荣宝斋总经理,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,中国美术出版总社社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