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 禅画资讯 >>

内容详情

贝境禅语——禅画艺术家延悦贝叶禅画品赏

发布人:管理员 时间:2017年09月06日

一日夜深,北方绿城郑州,一隅禅茶艺术空间,曰“延悦禅画艺术研究中心”,笔者与当代禅画艺术家延悦煮茶谈禅,问“师傅佛在哪里?”延悦不语,作“拈花微笑”状;又问“师傅禅在哪里?”延悦亦不语,做“慧能顿悟”状。
  忽而,延悦拿出多年精心绘制的宝物“贝叶画”,一叶一叶如古老的“书签”,叶上佛禅人物画栩栩如生,并置于精美宣纸册页之内,深蓝底色映衬出更加神奇的贝叶禅画佳作,可谓精妙绝伦。笔者无比惊愕:这是什么画?一片片小小叶面之上行笔国画神韵,佛禅人物,千姿百态,生动传神,或水墨、或淡墨、或燥墨、或描金、或淡彩,云云;只见那片片似与不似的贝叶,宛如一片片“心”形剪纸,薄如蝉翼,半个透明,原木本色如洗,清新怡人,本身就有一种艺术质感。
  可是,此物毕竟是树之叶片,要在这个上面画画,还是不可思议的难,因为,叶片上只是细密如织的叶径网格状,面上凹凸不平的,再高明的画家、再精细的画笔在上面也难以描摹出完美的线条哦,更不用说绘画出精彩的佛禅人物国画。问延悦,“这些贝叶上的佛祖达摩、四大菩萨、十八罗汉、佛经故事之属,都是你‘请’(画)出来的?”延悦不语,表情作“推敲”状,作“禅悟”状。笔者震撼了,惊诧如此之神妙,视为奇珍,禅界瑰宝。传说古印度有佛教徒始用此贝叶抄写佛经,西汉传至东土,也只是在佛徒小众薄传,以此贝叶写佛经者有之,画禅画者亦有之,然擅长者少,精于此道者甚寥,不知何故?
  于是,连夜考之。远古时代,人类在发生语言、文字以及艺术萌芽时候,就会产生一些记录这些原始文化形态的天然材料,如古印度的贝叶、中国殷商时代的甲骨文等,彰显人类的早期智慧。
       在造纸术还没传至南亚次大陆古印度时,印度人就始创采用高大乔木毕钵罗树的叶子,记录语言文字。此毕钵罗树,本是古印度一种常见的乔木树,后来只因乔达摩•悉达多太子在一棵毕钵罗树下悟道成佛,毕钵罗树就变成了“菩提树”,“菩提”,即梵语说的“觉悟”,“菩提树”即是“觉悟之树”,被佛教徒誉为觉悟、智慧、知识、道路、普渡之“圣树”、“佛树”;菩提树,不仅与佛祖达摩有着深厚的文化渊源,而且,菩提树对整个佛教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。。
      菩提树因“佛缘”,由普通变为神奇、神圣、神秘,其中,菩提子成为佛教珍惜的“法物”(佛珠),菩提叶成为记录和传承佛教绘画的“纸质”载体;菩提叶即为“贝叶”,因贝叶抄写佛经叫“贝叶经”,用贝叶画画叫“贝叶画”。唐代诗人柳宗元就有“闲持贝叶书,步出东斋读”的诗句。历代书画家多有利用贝叶作书作画抒写胸襟、寄托闲情逸致、把玩妙趣的传统。善绘佛道人物的明代画家丁云鹏,擅用贝叶作“罗汉图”多帧,所绘罗汉形象线条流畅,“丝发之间,而眉目间态毕现”;有“叶中有画,画中有叶、叶外无画胜有画”的三重境界,为佛教艺术珍品。只是造纸术兴盛后,逐渐冲击和替代了贝叶作写的动能;只是在佛教徒之间流传,专用于写佛经、画画之属,断断续续,几近失传。
     延悦认为:以贝叶写佛经,画禅画,真的是几经断代,几近失传。古代贝叶是作为文人之间的雅趣爱好,玩于鼓掌之上,始终未能形成大的气候,不入主流;因而,贝画之水平始终未能臻于一个巅峰,只是民间视为“稀罕之物”而已。到了当代,玩贝叶画的人更少,而玩贝叶禅画的人少之又少。为什么呢?玩起来难。
     作为当代禅画艺术家,延悦玩贝叶禅画已有数十年头,经数十年风雨磨砺,延悦的贝叶禅画人物,已是精益求精,美轮美奂;他的贝叶艺术实践,已经摸索出一套创作贝叶禅画艺术的奇方妙法,既有古典文脉的传承,又有现代审美的思维,独辟蹊径,独立一派,其贝叶禅画人物品相精纯,实为坊间收藏之圣品、极品。
      延悦的贝叶禅画艺术,贝有贝境,禅有禅语,贝境禅语,珠联璧合,格外神奇。其贝境之一即是,延悦作贝叶禅画,必先心怀佛禅,自采贝叶,依不同的季节采集菩提叶,意在身近菩提树,让“我”与“佛”更为接近,体味菩提佛性,感知菩提叶之肌理奇特,这叫以佛心采佛叶,所采贝叶必有佛之灵慧。其贝境之二即是,延悦不仅擅采贝叶,且擅“加工”贝叶;其秘方是多年求师拜佛偶得之,皆为心口相传,不可言语。因为,延悦专用之贝叶,清新如洗,如琢、如磨、如纺、如织,蕴涵贝叶的“宣纸“美感。
      其禅语之一,延悦贝叶禅画,因贝叶已为他的心爱之物,是亲自“加工”出来的习性,了如延悦指掌,贝叶之面虽有凹凸不平之纹理,但,延悦“视而不见”、“熟视无睹”,沉浸在禅画思想、禅画理念、佛禅人物故事的意境之中,作画时乃气势如虹,灵慧在天,大地浩荡,灵感在贝叶、佛禅与“我”之间洋溢开来;是可谓,笔到,笔不到,皆心到、意到,画叶之笔如入无人之境,如入无凹凸之境,若万里疆场,一马平川,似作宣纸之上,笔墨淋漓,酣畅极致,以传承古代贝叶画及佛禅人物之文脉,既采用中国画传统画法,也有独家发明的“燥墨”及“水墨写意”之笔墨,有重彩、工笔、描金、水墨、泼墨、淡彩、燥墨等等,多种笔墨方法融合使用,各种佛禅人物风貌异彩纷呈,如达摩佛祖系列、四大菩萨系列、十八罗汉系列、以及各类佛经故事系列等。那“燥墨”处,奇葩怒放,如关西汉掌铜琵琶唱“大江东去”;那“水墨写意”处,山泉细语,似二八女执红牙板吟“杨柳岸晓风残月”。
     其禅语之二,延悦贝叶禅画,不仅讲求笔墨语言的精妙,而且,还极为讲求佛禅人物故事环境的营构,讲求画面意境的空间设置;画面人物无论多少,艺术“空白”必不可少,恰到妙处。可见,贝叶画面之上的“空白”,与佛禅人物所处的背景、生活环境、故事氛围、内心世界、面貌情感等,多元化构成一个充溢着宇宙生命意识的审美空间,意境亦然博大,笔墨亦然精微。
       (作者 李克俭,美术学博士,著名美术评论家,中国作家,世界教科文组织专家委员会委员)

下一个:没有了